拉美经济,艰难中复苏

? ? ? ?几个月前,一则委内瑞拉宣布与美国断交的消息震惊了世界,而这个有着“瀑布之乡”美誉的南美小国当前正陷入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

? ? ? ?作为世界重要的产油国之一,委内瑞拉经济基本完全依赖石油行业,石油出口构成该国出口收入的95%。但国际市场油价从2014年下半年出现断崖式下跌,委内瑞拉经济开始陷入衰退和恶性通货膨胀的深渊,国家信用濒临崩盘。

? ? ? ?委内瑞拉将大选由2018年12月提前至2018年5月,总统马杜罗取得连任,不但引发国内反对派抵制,除美国和欧盟外,阿根廷、巴西、智利和哥伦比亚等拉美国家也提出反对。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全国代表大会主席瓜伊多宣布成为“临时总统”并得到了美国、加拿大、欧盟,以及哥伦比亚、巴西和阿根廷等数个拉美国家的支持,墨西哥、乌拉圭、古巴和玻利维亚等拉美国家则承认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合法性。正是当日,马杜罗宣布委内瑞拉与美国断交。

? ? ? ?美国及其盟友则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和经济封锁,尤其对委内瑞拉国营石油公司的制裁让该国政治内乱和经济危机雪上加霜。

? ? ? ?委内瑞拉国家危机持续发酵,进一步加剧了拉美社会的撕裂,给拉美国家本就脆弱的经济复苏蒙上阴影。

? ? ? ?拉美经济脆弱复苏

? ? ? ?在全球投资和贸易持续回升的推动下, 世界经济在2017年表现优异,但是2018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多数国家经济复苏放缓,整体通胀回升,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增加。世界银行在2019年年初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从此前预计的3.1%下调至3%,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计将分别放缓至2.9%和2.8%。全球范围内,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和“逆全球化”趋势导致经济和金融市场出现动荡。

? ? ? ?随着发达经济体更快地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英国也已开启加息进程,日本和欧洲央行量化宽松规模逐步降低。为了防止资金出逃和经济崩盘,拉美地区许多新兴经济体不得不紧跟美联储加息,增加了企业融资成本。

? ? ? ?2018年,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加经委会)对拉美经济增长预期不断下调,从年初预测的2.2%下调到12月预测的1.2%,连续5年成为全球增长最缓慢地区。未来拉美经济形势有望继续增长,但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外部不确定性加大,地区经济复苏持续尤其存在不确定性。

? ? ? ?拉美主要国家经济增长不及预期

? ? ? ?据拉加经委会数据,2018年,虽然巴西、墨西哥两大经济体分别保持了1.3%和2.2%的正增长,但均未达到年初3%和2.5%的增长目标,阿根廷、委内瑞拉则分别负增长-2.6%和-15%。尽管多米尼加、巴拿马和智利等中小国家保持了较快经济增长势头,但拉美主要大国均走势不佳,拖累地区整体增速。出口方面,2018年拉美地区对外出口总额同比增长9.7%,总体增幅低于11.6%的全球贸易增长水平。拉美主要国家出口增长乏力,其中,巴西增幅12.5%,墨西哥9.5%,阿根廷5.7%,哥伦比亚10.9%。中国仍是拉美地区出口增长的重要推动力,2018年拉美地区对华出口增长28%,高于对美国的12.0%和区域内的7.1%出口增长。

? ? ? ?政治“大选年”影响经济政策稳定

? ? ? ?2018年是拉美大选年,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哥斯达黎加和巴拉圭等6个拉美国家举行总统大选,秘鲁、萨尔瓦多等多国举行议会选举。为应对选举,拉美各国忙于竞选和政党博弈,经济政策稳定性受到影响。为在竞选中平衡各方利益,经济改革也进展缓慢甚至出现停滞和反复。此外,执政党为赢得选举,不得不保持甚至加大社会福利支出,导致债务负担不断加重,引发国家信用风险大增。

? ? ? ?拉美经济易受外部环境影响

? ? ?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影响拉美出口。2018年全球石油、大豆价格起伏不断,对巴西、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等国带来较大影响,铜、铁矿石价格下跌也影响了巴西、秘鲁、智利等国出口;美元加息冲击拉美市场,2018年美联储4次加息,带动美债利息和美元指数快速攀升,拉美新兴经济体金融动荡加剧,包括巴西雷亚尔、阿根廷比索、墨西哥比索等16国货币贬值,阿根廷比索和巴西雷亚尔均跌至历史低位,资本外流加剧,金融脆弱性显着升高;美国单边主义为拉美经济复苏带来严峻挑战,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使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与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南美洲国家受到巨大冲击。此外,中国和美国是拉丁美洲许多国家的第一和第二大贸易伙伴和主要投资来源国,中美贸易摩擦增加了拉美经济不确定性。

? ? ? ?2019年拉美经济复苏压力增大

? ? ? ?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调,全球金融环境紧缩,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摩擦不断加剧,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继续增加,复杂的全球经济形势势必影响拉美经济增长,也使依赖资源出口和外部市场的拉美国家压力加大。根据拉加经委会最新预测,在国际市场面临更大不确定性情况下,2019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增长下调至1.7%。其中,南美洲经济将增长1.4%,中美洲地区经济增长预计为3.3%,加勒比地区整体经济增长预计为2.1%。拉美主要国家中,2019年巴西和墨西哥经济将分别增长2%和2.1%,而委内瑞拉和阿根廷将分别萎缩10%和1.8%。

? ? ? ?巴西极右翼总统上台

? ? ? ?巴西博索纳罗新政府于2019年1月就职,全力推行以新自由主义为核心的全面经济改革,包括力推养老金等福利体系改革、出售大量国有资产的私有化改革、放松国家对国有银行体系控制的金融体系改革、减少对劳工保护的劳动雇佣体系改革,以及以简化税制为核心的税收体系改革。如果改革能够顺利推行,巴西经济活力将大增。但博索纳罗执政联盟在国会依旧处于少数,如期通过相关改革法案难度较大。

? ? ? ?墨西哥经济走势乐观

? ? ? ?墨西哥左翼领导人洛佩斯领导新一届政府已于2018年12月1日上任,美国和墨西哥关系的巨大不确定性,可能影响后者吸引投资的能力。但墨西哥宏观经济基本稳固,美墨加自贸新协议已经达成,受惠于美国制造业持续活跃,墨西哥经济走势较为乐观,但新协议对墨西哥汽车产业的冲击影响还有待观察。

? ? ? ?阿根廷仍将面临困难局面

? ? ? ?马克里政府为履行“零赤字”承诺,不得不在2019年财政预算中大幅压缩财政开支,特别是砍掉30%的教育、医疗、水电补贴等福利开支,民众不满情绪高涨。同时,阿根廷反对派前左翼总统克里斯蒂娜加快内部整合步伐。马克里政府经济政策可能不得不为2019年10月总统大选做出妥协。

? ? ? ?“一带一路”和中拉经济合作为拉美经济发展提供重要机遇

? ? ? ?中拉经贸合作基础较好,合作空间巨大,在共建“一带一路”引领下,中拉经贸合作对拉美经济的带动作用不断凸显,与中国深化合作是拉美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 ? ? ?2018年,中国与拉丁美洲经贸合作成绩显着。在2015~2016年连续两年下滑之后,双边贸易止跌回升,近两年实现大幅增长。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中拉贸易额超过3074亿美元,同比增长18.9%。其中,中国从拉美进口1586亿美元,同比增长24.1%;中国对拉美出口1488亿美元,同比增长13.7%。中国是拉美地区第二大货物贸易伙伴、第二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三大出口市场。

? ? ? ?根据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截至2017年,中国企业在拉美地区的直接投资存量达到了3870亿美元,累计签订工程承包合同额164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129亿美元,拉美地区已成为中国境外直接投资第二大目的地。

? ? ? ?中国不但是拉美大宗商品的重要出口市场,也越来越多地进口拉美的农产品和工业制成品,双边贸易结构正在不断优化,电子商务、服务贸易合作成为新亮点。中国与拉美国家经贸合作互补性强,中国消费作用提升以及因中等收入群体扩大引发的消费模式升级,增加了对拉美国家高附加值消费品的进口需求,进而有利于其出口结构多元化。

  • By bet36怎么样_bet36最新体育网址_bet36注册
  • 2019年3月13日